*花之物语*
欢迎来到我的秘密花园~ 这里有很多我的杰作~ 有各式各样的花花草草~ 喜欢的话~ 可以买下来~ 不买也随便看看哦~ 可能会有你的心头好~ 哈哈~ 看完了记得帮我施施肥~ 或浇浇水哦~ 现在请你慢慢地、静静地观赏我的杰作吧~

今天我去了一个面试,demo power...

是关于promoter的工作...

 

原本打算六点起身的,结果闹钟响了我又倒回去睡。

因为昨晚没睡好,一直咳嗽... 差点像梁山伯那样吐血。

当我妈妈叫我的时候,已经是七点四十五分了!

我赶紧跳起床,以超人的速度冲去厕所刷牙洗脸。

看看我的电话,有两个未接电话,是清姐打来的。

我赶紧拿起我的手袋就冲去穿鞋...准备出门。

要出门时,家里的电话又响了,但我弟去接的时候又没了。

不管了,赶紧出门先...

 

到了我以前的学校门口,看到清姐和她妈妈在那里。

不好意思啊,清姐,让您久等了~~

刚好她说过不久pek婶他们的巴士就要到了,所以我们又可以一起乘搭同一辆巴士了,

就像以前去kasturi补习那样。

 

过了不久,就看到那辆巴士了。

一上车就见到pek婶和怀怀,但前面没位子,所以我和清姐就到后面去找位子。

走到后面,就看到俊宇和志勇,他们俩竟然站起来,

原来是要让位子给我和清姐坐,但我明明就已经看到更后面有两个空位子了。

他们俩就自讨没趣地坐回去,还互相指责对方:为什么要站起来...

哈哈哈~~ 他们俩‘瘀’爆了~~

而su seng姐就坐在我们隔壁那排,看起来好孤独哦,哈哈~

 

坐在最后座的我,可以很清楚地看见他们各自的服装。

pek婶穿了小学生的白衣,怀就穿中学的长袖白衣,

志勇穿得最特出,全身黑,黑长袖衣+黑长裤,加上他黝黑的肤色,简直就像一个黑马王子。

而坐他隔壁的俊宇就比较正常,白长袖衣+黑长裤,标准的promoter穿着。

su seng姐(惨了,他变成了我的su seng姐)则也是白长袖衣+黑长裤,及格及格...

坐我隔壁的清姐,服装也算及格了,而我则是穿灰色的短袖上衣,不知及格否...

 

我们一行八人搭巴士到Ampang Park,然后就搭Putra Lrt到Asia Jaya。

在我们这八个人里,似乎只有我搭过这Lrt,所以我就好像母鸡带小鸡那样,

带他们这七只小鸡搭轻快铁,呵呵~

 


付了RM2.30,我们就用那张卡,进了去,

再下个楼梯,等待列车到来。

一下去,就可以感受到那寒冷的空气,

就像是在无人的医院里,冰冷的空气。

我顿时觉得很冷,连pek婶也说冷,

看来这里真的很冷。

 

 

不过很快的,列车就来了。

我们一行人就挤了进去,

一眼望过去,没有空位子,

我们年轻力壮,当然就站着算了,

反正每次都是站着的,都习惯了。

 


一路上,我们也就聊着废话,

内容我忘了,但最记得的是,

怀从她的背包里拿出一张卡片,

那是要送给清姐的,但没有信封。

里面写了一些我们给她的生日祝福,

而买卡的那个人竟然忘了写下他的名字,

看来是想混过去,但被我们爆了出来...

志勇啊,就写个名字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的...

 

 


聊着聊着,就到达了目的地,

这时宝儿打了一个电话给我,

我还没来得及接,电话就挂断了,

唉~ 这常常会发生在我身上,

因为我的电话都放震动模式,

要不然我的电话很快就会没电了。

 


然后志勇就接起电话,一定是宝儿打来的,

她应该是到了,再催我们。

我们到了Asia Jaya后,

就看见她了,但她却没有穿正式的promoter服,

结果全部人都转过来问我,

为什么没有通知她要穿什么...

 


我也很惊讶,我没想到她不知道要这样穿,

一时之间,我也说不上什么话来。

因为我以前也是被要求穿formal的...

而且宝儿她是有经验的,她应该知道的啊...

我走过去她,而她说她上次也是这样穿,

那间公司的人并没说什么,

我也比较放心了。

 


我坐在宝儿的隔壁,大伙儿见了,

也跟着一起坐下,只剩下两男一女,

站在我们的前面,因为没位子了,哈!

而他们就是志勇,俊宇,和pek婶啦~

坐我左边的,是一位穿着跟我们很像(formal)的女生,

看样子她应该也是跟我们一起去到demo power去应征的吧...

 


巴士终于来了,果然没猜错,

她真的跟我们一起上巴士。

当时她只有一张五令吉的纸币,

而rapid巴士并没得找钱,

她唯有帮我们其中四个付钱,然后再跟他们收回钱。

清姐最好了,因为她没有给到钱,省了一令吉,爽到她啊~

 


巴士上前面的椅子,都因为漏水,而不能坐。

但偏偏那女生却不知情,坐了下去。

我都没注意到,但后面的那些男生却注意到了。

不知谁喊了一声,我才提醒她椅子有水。

她换了一张椅子,却还是有水,

结果她就坐su seng姐隔壁了。

 


到了那边,她主动问我回去那间公司吗,

因为她忘了,而我也问了她一个问题,

果然,她之前是有在demo power做过的,

因为我一直觉得她很面善,好像在哪里见过...

而怀也问了她的名字,她叫欣仪(不知是不是这两个字),

而这时pek婶竟然说了一句:你的名字很亲切

看了痞子蔡的书--《第一次的亲密接触》,我终于明白了。

所谓的亲切,是指这个名字很通俗,到处可见。

 


pek婶啊,如果人家也有看过这本书,

那她心中的os一定是:

什么?竟然说本姑娘的名字很普通?

我看你的名字也未必好到那儿去吧?

但她也只是笑笑,没什么反应,

看来她应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...幸好幸好...

 

 

 

 

 

to be continue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oce 的頭像
Joce

秘密。花园

Jo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huai1206
  • 你还写得真详细啊~~~称赞一下下~~~哈哈~
    我都只是轻描淡写带过而已啊~~
    你把所有的过程都写了下来....不错不错......
    我看了后也有时光倒流的感觉....



    那个清啊,CALL不到你就一直CALL PEK婶叫PEK婶CALL你
    所以你那时候家里电话响应该是PEK婶CALL过去的 嘿嘿



    俊宇让位----因为你
    志勇让位----因为清
    所以他们都是为了心爱的人而让位子的啊~~~
    偏偏你们却不领他们的情意~~~~他们真的FISH死了~~~哈哈~~~



    不过老实说 志勇还真的很GENTLEMAN
    那时候我们搭BUS回家的时候 他也是一直让位子给老人小孩坐
    他自己就几乎一直站到终点去(可怜可怜)
    反之那个SU SENG 姐(惨了,我也叫他SU SENG 姐TIM~~哈哈)就假假看不到没让位子
    我和PEK婶在后面看得一清二楚啊~
    那个SU SENG姐到底什么时候也能向清的志勇那样有风度呢?应该没什么可能~哈哈~



    是那个YSS徒弟仔没有通知到志勇要穿白衣黑裤
    所以勇才会这么像"黑马王子"啊~~嘻嘻~~


    看到宝儿的穿着我也吓了一跳
    她穿得好CASUAL~~羡慕...ing~~~


    那个大叫对欣宜说:"小心有水"那人正是小女子我啊~~
    嘿嘿~~~吓到你们了吧~~HOHO~~

  • 原来那个人就是你~~ 哈哈~~

    Joce 於 2009/12/27 18:26 回覆

  • greenTee
  • 我有给到钱啦~~只是忘了拿票。
    人家叫你秀秀几YOUNG!以后要改改,写我清清or清妹,oK!
  • 好的,别生气哦,清清~~

    Joce 於 2009/12/27 18:26 回覆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